无翼鸟逃不掉的强奸

无翼鸟逃不掉的强奸

然肾水枯而肾始绝,大滋其肾水,枯槁之时得滂沱之泽,则沟洫之间,无非生意,是补水正所以救肾之绝,岂大肠得水而反不能救其脱乎。入于参、术、苓、甘之内,全无真火之气,所以相济而成功也。

倘脾胃一伤,则四脏无所取资,脾胃病而四脏俱病矣。终日梦遗,水成顺流之势,水顺流之至,则火逆冲之至矣。

一剂虫下,二剂虫大下,三剂虫尽灭矣,不必四剂也。散其邪而肺气自通,肺气通而痰自化,王道原自平平,尚吐者霸道也。

前方名为倒痰汤,用参芦以扶胃土,用白芍以平肝木,用白芥子、竹沥共入于瓜蒂之中,吐痰即用消痰之药,使余痰尽化,旧痰去而新痰不生,得治痰之益,又绝其伤气之忧也。 赤带亦湿病,火热之故也。

且痰食之不消而结成疟母,要不离乎肝气之郁结,以下克夫脾土也。人有湿热之极,腹痛作痢,上吐不食,下痢不止,至勺水难饮,胸中闷乱,人以为噤口之痢也,谁知是胃中湿热之毒乎。

其实河纯不能杀人,但与性怒者不甚相宜耳。 然此方但可加减,而不可去留,加减则奏功,去留则寡效也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