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社区福利助手

91社区福利助手

后则疼处按之觉硬,始延医服药,延医月余,其疼似减轻而硬处转见增大,月信自产后未见。证候脏腑之间恒觉有气上冲,头即作疼,甚或至于眩晕,其夜间头疼益甚,恒至疼不能寐。

复诊服药两剂,下血与短气皆愈强半,诸病亦皆见愈,脉象亦有起色。惟肢体乏力,饮食不甚消化,拟再治以补气健胃之剂。

 帮助按欲温补其脾胃而复用芍药者,防其肝胆因温补复生热也。诊其脉左右皆似大而有力,重按不实,数近六至,知其身体本虚,又因屡次下痢,更兼外感实热之灼耗,是以精神昏愦,分毫不能支持也。

令此证当久病内亏之余,不但其血分虚损,其气分亦必虚损。病愈不必尽剂,饮至热退而止。

当服至三盅后,心犹觉稍热,是以全服,且服后并无大便滑泻之病,石膏真良药也。 脉象濡弱,而搏近五至。

附记曾记弱冠时,比邻有病外感痰喘者,延邑中老医皮××,投以小青龙汤一剂喘即愈,然觉胸中似有雾气弥漫不能进食。因其脏腑间之气化有升无降,是以血随气升充塞于脑部作疼作眩晕。

Leave a Reply